2015年12月23日 星期三

南極自然生態探險之旅:[Act II] 南喬治亞

福克蘭群島南喬治亞(South Georgia)須航行兩天,趁這空檔清潔上岸的裝備,以免將外來物種帶到South Georgia
第二天下午經過Shag Rocks,據說有許多鸕鶿在此棲息,因起霧而未能見到。South Georgia的生態資源非常豐富,故行程安排從島的西北端至東南端巡遊四天,個人認為是此行的重頭戲。若南極之旅未含South Georgia是相當可惜的。
抵達South Georgia的第一天清晨,本安排搭橡皮艇在Elsehul港灣巡航,觀察岩石上的黑眉信天翁及灰頭信天翁(Gray-headed Albatross)棲息地,又因濃霧而作罷,隱約見到灰頭信天翁在海面上載浮載沉。接著來到Salisbury Plain,天氣晴朗,順利登上這個國王企鵝(King Penguin)的主要棲地之一(據稱有60000),還有一些毛海豹(Fur Seal)。近距離地看到成千上萬的國王企鵝及他們的毛小孩讓大夥兒興奮不已。至於面對兇猛的毛海豹則保持距離以策安全。下午搭小艇在Prince Olav Harbour巡航,欣賞岸邊的海豹群、廢棄的捕鯨站及沈船。此時天色變暗(這個季節約在子夜日落,清晨2-3點日出),晚上還飄著細雪,真是瞬息萬變。

第二天上午在Fortuna Bay登岸,這裡是國王企鵝另一棲息地(7000),只見他們漫步於草地、越過小溪,或成群下海游泳,姿態萬千。有些毛海豹及象海豹(Elephant Seal)懶洋洋地躺在海邊曬太陽,懶得搭理我們。下午登上Stromness Harbour,這兒有廢棄的挪威捕鯨公司的鯨油加工廠,現多被海豹所佔領。我們先步行至以南極探險家謝克頓(Shackleton)為名的瀑布,再至捕鯨站後面山丘上「巴布亞企鵝」(Gentoo Penguin)的棲息地,觀察公企鵝築巢給母企鵝的有趣行為。從山丘俯瞰海灣,風景相當優美。

第三天上午原本多霧的天氣豁然開朗,順利登上Grytviken,瞻仰Shackleton之墓後,參觀島上的小教堂及博物館,還有過去提煉海豹油的鍋爐等工具。島上有許多象海豹,還有一些水鳥(南極燕鷗、鸕鶿、鳳頭鴨等)可觀賞。下午續往國王企鵝最大棲息地St. Andrews Bay(16萬對),沿途可見少許浮冰在海面上沉浮。因海灘上有許多海豹,而企鵝又遠不可及,因此探險隊決定不登陸,改以小艇在岸邊巡遊,果真看到無以計數的國王企鵝在遠處的岸邊。
第四天一早在Gold Harbour登岸,這裡有國王企鵝及巴布亞企鵝,還有象海豹。好奇的小國王企鵝不斷探索的舉動令人不禁莞爾。層巒疊起的冰山及蜿蜒的溪流,景色秀麗,若陽光普照有如鍍上一層黃金,故名「黃金港」,可惜是陰天,未見到這樣的景象。早餐後遊輪航行至South Georgia南端的Drygalski峽灣,天氣放晴,飽覽美麗的冰河與峽灣風光後,便離開這個令人讚嘆的島嶼,航向南極半島。

相簿連結
南喬治亞風光 https://picasaweb.google.com/109967578885820449179/2015SouthGeorgia
企鵝  https://picasaweb.google.com/109967578885820449179/2015PenguinsInSouthGeorgia
海豹及其他鳥類  https://picasaweb.google.com/109967578885820449179/2015SealsAndBirdsInSouthGeorgia

1 則留言:

JJ 提到...

看到滿山遍野的企鵝,真是令人震撼—南極之旅有此一幕就可算是不虛此行了。但想想總覺有些困惑:a)在那成千上萬的企鵝群中,如何找到當初的那隻「牽手」或「嘴伴」,以及短短數月就長得和自己差不多大而且還換了毛色的幼雛? b)那麼多鄰居擠在一塊,不論眼觀或是耳聞,煩都煩死了,企鵝們想必都有超高的EQ才能同居數月還沒產生暴動吧? c)不論牠們有何特異功能,足以辨識彼此並和睦相處;但這麼擁擠的一大群住在一起,如何解決戶政、交通、噪音、排遺等疑難雜症?(滿地鵝毛視而不見,處處排遺掩鼻不聞,才是真功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