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6日 星期五

我從塔斯馬尼亞島回來

看了李昱宏所寫的「塔斯馬尼亞島─澳洲奇幻之旅」一書,一顆驛動的心又蠢蠢欲動,利用寒假來趟塔島自然生態之旅吧!塔斯馬尼亞(Tasmania)是位於澳洲東南方的一個大島,北邊是澳洲大陸,南邊則是南極大陸,面積大約是台灣的兩倍,但人口不到五十萬,大多數地區仍處於未開發的狀態,島上有多個國家公園,孕育著許多珍貴稀有的野生動植物(wild life),為世界自然遺產之一,也是一座自然天成的生態寶庫,絕對是愛好自然生態與賞鳥人士所不容錯過的地方。
我們清晨從台北經香港轉機到澳洲雪梨(Sydney)已是晚上近十點時分(比台灣早三小時)。在南半球的澳洲正值盛夏,晝長夜短,但一月中旬的氣溫與南台灣的冬天相近,早晚約攝氏十度左右,白天則約二十度上下。入境時澳洲移民官員對於同行的李老師第一次訪澳就到塔島頗感訝異,我們心裡頭不禁滴咕著:塔島莫非是個「鳥不生蛋」的無聊島嶼?為了方便翌日轉機到塔島,我們就近在機場旁的旅館下榻。次日上午搭火車進雪梨城做半日遊。雪梨是澳洲第一大城,也是東澳瀕臨太平洋的美麗城市。我們從中央車站出來,沿著伊麗莎白街(Elizabeth Street)往北走,佇足於氣勢宏偉的聖瑪莉大教堂(St Marys Cathedral),漫步在皇家植物園(Royal Botanic Garden)裡欣賞各種奇花異草,忽然發現樹上掛著一隻隻的飛狐(flying fox),以及嘰嘰喳喳穿梭於樹林間的綠鸚鵡,令我們驚喜萬分。草地上有忙於覓食的八哥,不怕生的白金剛鸚鵡忽地飛上肩頭,讓路人不知所措。一路悠哉行來,終於抵達眺望雪梨歌劇院(Sydney Opera House)與哈伯橋(Sydney Harbour Bridge)的最佳據點─Mrs. Macquaries Point。這裡有座Mrs. Macquaries Chair的大石椅,可讓走累的旅人歇歇腳。因要趕搭飛機前往塔島,與雪梨的邂逅就此劃上休止符。
傍晚飛抵塔島的第一大城─荷巴特(Hobart),在機場租車後便開始為期八天的自助旅行。澳洲人車是靠左行,對於習慣靠右走的我們是一大考驗,卓穎與李老師輪流開車,我則負責看地圖。塔島的路標字較小且未提早警示,部分街道標示不清,很容易錯過,一路上戰戰兢兢,總算平安無事。除了兩天住在民宿或旅館外,其餘六天均投宿於有廚房的小木屋(park cabin),因此到超市買菜自理三餐也是行程的一部分。荷巴特有美麗的港口及跨海大橋,我們租單車沿著海邊騎,欣賞路旁不知名的小花、湛藍的海水、岸邊的海星及像果凍的紅海葵,用望遠鏡尋找林中鳴唱的小鳥,非常愜意。接著往南開至凱特靈(Kettering)撘渡輪前往布魯尼島(Bruny Island)。島上有多樣性的野生動植物,頗值得做深度之旅。布魯尼島由一狹長的陸地連接南、北兩島,其東邊是探索灣(Adventure Bay),西邊是Isthmus Bay,沿海可見黑天鵝及鴴科的鳥類,多層次的海水及拍浪讓人目不暇給,孩童們在岸邊玩得不亦樂乎!據說此地也是企鵝的棲息地,但距離我們住處有段路程,因此並未在此守候夜歸的企鵝。由於屋主提供錯誤的地址給我們,使得我們在他們荒廢的小屋前徘徊,幸好有位牽著小馬、帶著小孩的當地年輕媽媽熱心指點迷津,才得以順利找到屋主。傍晚我們沿著海邊往南布魯尼國家公園的凹槽山(Fluted Cap)健行,海浪將數以萬計的小蝦米沖上岸邊,一群燕鷗忙著享用大餐,還有紅喙黑羽的oystercatcher也帶著雛鳥來覓食。接著我們走入樹林裡,沿途觀賞路邊的花草及林間小鳥,忽然小袋鼠(wallaby)出現在我們面前,有褐色及白色的,與我們對看一陣子後,又羞怯地跳開。偶爾遇見正在覓食的食蟻獸(echidna)和野兔,也讓我們興奮不已。塔島的氣候瞬息萬變,一會兒出太陽,一會兒烏雲密佈或下雨,就像是當地的蟲魚鳥獸一般毫無預警的出現,令人難以捉摸。
離開布魯尼島後,往北經荷巴特至斯旺希(Swansea)歇腳,以備隔天在另一個國家公園─菲欣納公園(Freycinet National Park)好好健行一番。在塔島國家公園旅遊,購買八週的套票(National Park Pass)最划算,一輛車(最多八人)澳幣56元的套票可在兩個月內進出塔島的所有國家公園。只要超過三天(一天票是澳幣22元),這種套票就划得來。菲欣納公園有好幾條健行路線,我們選擇來回3小時的酒杯灣(Wineglass Bay)步道,一路上坡,遠眺寇斯灣(Coles Bay)與酒杯灣的天然美景。抵達酒杯灣的觀景台,葡萄酒杯形狀的海灣一覽無遺,白色的沙灘搭配著深藍的海、蔥綠的山丘以及一抹白雲,真是美不勝收。走到海灘,看到小朋友正在逗弄及餵食一隻小袋鼠媽媽(牠寶貝的一雙小腳從袋內露出),海邊有許多海草及貝類,忽然看到一隻海豚在附近海域載沉載浮,驚鴻一瞥就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中。回程眺望滿佈岩石的山巒在萬里晴空中矗立,也別有一番風情。
接著我們前往以容易看到神仙企鵝(fairy penguin)聞名的小鎮碧雀諾(Bicheno)。因為企鵝的作息是早出晚歸,我們先在一家海鮮餐廳(The Gaol House Restaurant)飽餐一頓後到海邊勘查地形,以便晚上與企鵝來個不期而遇。岸邊岩礁及樹叢密佈,那就是神仙企鵝的家。強勁的海風在岩壁間激起很高的浪花,成為另一個景點(Blow Hole)。等到晚上十點左右,聽到浪濤中夾雜者稀稀嗦嗦的聲音,應是企鵝歸巢的時刻。夜黑風高視線不佳,但不敢開手電筒驚擾到小企鵝,只好睜大眼睛用力瞧。忽然聽到李老師的輕聲呼喚,她看到五隻小企鵝魚貫上岸,搖搖擺擺地閃進洞穴裡,我們則因動作緩慢而錯失良機。失望之餘正準備打道回府,在半途的草叢中竟然發現小企鵝的蹤影。開車回小木屋時,也在Esplanade大道上看到企鵝大搖大擺地穿過馬路回家,在車燈的照亮下,企鵝竟呆立在路當中,過一會兒才回過神來趕緊回家。原來在Esplanade馬路上那麼容易看到企鵝!那晚我帶著滿足的笑容進入夢鄉。第二天一大早天不亮(約四點一刻)我又隻身前往海邊,希望能看到成群結隊的企鵝出海。可惜「只聞其聲,不見其身」,只能怪自己的眼力太差。不過倒意外欣賞到海邊日出的奇幻美景,仍不虛此行。
離開碧雀諾後,我們往塔島第二大城─朗賽斯頓(Launceston)邁進,途經號稱動畫「魔女宅急便」發想地的蘿絲(Ross)小鎮。此鎮據說是英國蘿絲鎮的翻版,古老的教堂、郵局和石橋,頗有英國風。在此品嚐了好吃的肉派後 (註:Tea Rooms-Bakery的牛肉派較Ross Village Bakery的雞肉派好吃;後者因動畫場景而聞名,但肉派吃起來普普,且較貴),續往位於朗賽斯頓東北郊的薰衣草莊園(Bridestowe Lavender Estate, Nabowla)。此時正是賞花季節,一大片紫色的薰衣草香氣逼人,令人陶醉。莊主正要開始採收,再過幾天可能就看不到壯觀的花海了。我們在此也發現了水鴨、鸚鵡及鵪鶉的蹤跡。傍晚前趕到朗賽斯頓,住進一棟位於小山丘上的白牆民宿(Windmill Hill Lodge),老闆Steve是個退休的愛爾蘭小學校長,房間很大,且供應早餐。因塔島的無線網路不夠普及,帶去的手提電腦毫無用武之地,幾乎要與台灣的親友、學生失聯。好心的Steve讓我們使用他的電腦,才及時處理掉堆積如山的電子郵件。
用完豐盛的早餐後,本想到北邊的搖籃山(Cradle Mountain)國家公園一遊,再轉往南邊的聖克萊爾湖(Lake St. Clair),可惜兩地之間無直接相通的道路,只好放棄搖籃山,直驅聖克萊爾湖。塔島多變的天氣再度發威,一路上淒風苦雨、逆風而行,即使油門踩到底,車子仍以牛步前進。被強風吹倒的樹枝恣意地橫臥在馬路上,得下車清除才能繼續上路。沿途經過幾個湖泊,我們在Arthurs Lake及Great Lake稍事休息,但強勁的風讓我們無法久留。抵達聖克萊爾湖遊客中心時正下著大雨,與遊客中心的氣象預報(好天氣)不符,公園的解說員稱此處的天候難以預測(unpredictable),心想這兩天的旅程要泡湯了。當我們將行李安置在下榻的公園小木屋後,雨忽然停了,因此我們決定在湖邊逛逛。聖克萊爾湖國家公園有長短不一的步道,我們選擇短程的兩個步道:鴨嘴獸灣環道(Platypus Bay Circuit)和原住民文化步道(Larmairremener tabelti, Aboriginal cultural walk)。雖然沿湖的景色優美,但沒看到鴨嘴獸仍是一件憾事。塔島的原住民在白人入侵後被欺凌及隔離,現在島上幾無真正的原住民,原住民文化步道介紹當地原住民Larmairremener的生活型態,此刻緬懷似乎為時已晚。公園位於溫帶雨林區,下過雨後較為溼冷,萬能的李老師不費吹灰之力就點起壁爐的柴火,滿室溫馨,也可順便將洗好的衣服吊在爐火邊烘乾。晚上卓穎出去洗衣回來時,看到門旁多了一個不速之客,我們探頭一看,原來是出來覓食的負鼠(或叫袋貂 possum)。雖然國家公園規定不得餵食野生動物,但牠們似乎知道有人的地方就有食物,因此自動上門一探究竟。隔天早上從木屋的大玻璃窗望出去就能賞鳥,「鳥人」李老師發現一隻體型較大但超可愛的笑翠鳥的亞成鳥(laughing Kookaburra, juvenile),開心得不得了,好像被這隻會笑的鳥兒所感染。天氣晴朗,我們決定帶著午餐走較長的步道,五個鐘頭的Shadow Lake Circuit就在我們走走停停欣賞花鳥的情況下花了將近八個小時,傍晚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小木屋,但內心是充實的。
在塔島沒有時間的壓力,也不知今夕是何夕,不知不覺中我們的旅程已接近尾聲。返回荷巴特的途中我們順道拜訪費爾德山國家公園(Mt Field National Park),繼續探索塔島的自然生態。公園內有高大的桉樹林步道(Tall Trees Walk)及茂密的蕨類,偶見小袋鼠於林間出沒。此外還有瀑布(Russell Falls, Horseshoe Falls)及潺潺的溪流。仔細觀察可看到野生鱒魚在清澈見底的溪水中游來游去。為了要在下午五點前回到荷巴特的小木屋,只好匆匆上路,經過幾個風景如畫的小鎮(例如New Norfolk),也看到更多的鳥(包括好像戴著黃色塑膠面具的面具鳧masked lapwing),才依依不捨地回到荷巴特。次日一早收拾行囊,離開這座超級生態寶庫,心中期許不久的將來能再度造訪,並以特有的澳洲腔打聲招呼:「古呆,塔斯馬尼亞(Good day, Tasmania)」!。
後記:澳洲白人的祖先雖多是早期英國流放外島的犯人,但有很強的種族意識。從早期對原住民的迫害到推行白澳政策,雖然隨著全球化的腳步而有所改善(澳洲新上任的總理陸克文去年才公開向原住民道歉),部分澳洲人仍不免有種族歧視的行徑。例如剛到荷巴特的路上,忽有一輛車趨近我們,對著我們大叫且作勢要拍照;下榻處附近的居民則對我們指指點點,並告訴我們每條路都不通(dead end);還車時租車公司的小姐笑瞇瞇地詢問前一位白澳客租車是否加滿油便放行,輪到我們卻面無表情,還要我們過二十分鐘後再回去聽候他們檢查車況再結案。當然一路上也有非常友善的澳洲人為我們指點迷津。不禁讓我反省到在台灣的我們是否能以平等的態度對待非我族群。有開闊的胸襟接納不同的人才是真正的文明人吧!

相簿連結
https://picasaweb.google.com/109967578885820449179/2009TasmaniaAustralia#

4 則留言:

Dusty 提到...

塔島絕對是澳洲不能錯過的地點
至於那些討人厭的澳洲人 就當他們都是阿呆囉
澳洲的歷史其實與台灣相近 在全球化的過程中也類似 有很多澳洲人基本上是某種文盲 不過我認識的多半都很好
我在塔島遇見的也都不錯 只能說這是機率問題吧! :-)

很高興有台灣人因為我的書去了塔島 請多多指教

李昱宏 敬上

Grace 提到...

哇塞!李先生竟然看到我的blog並留言,真開心!謝謝啦!
塔島確實是旅澳不容錯過的地方,可惜相關的旅遊書太少了,很不容易安排行程。

Grace

Dusty 提到...

是啊
我最近開始我的環澳之旅
已經去了南澳
準備開始書寫 日安 澳洲
多多指教

我也開始準備找大學教職啦 哈

Grace 提到...

Hi Dusty,

Good luck to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