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30日 星期六

2014馬達加斯加生態之旅

馬達加斯加是位於非洲東部的印度洋島嶼國家,因擁有許多特有種生物而吸引各地的生態愛好者前來一窺究竟。
去年10月報名參加今年8月的「馬達加斯加與模里西斯生態人文之旅」,雖號稱提前作業仍發生一些令人難以置信的狀況,且本團領導也未善盡領隊之責,所以各位至親好友跟著我的旅遊紀錄神遊一番即可,不必花大錢及舟車勞頓。
本團團員18(外加兩位領隊),大多是旅遊資歷豐富、精明幹練之旅人,包括有如兄長的大哥、()機不離手的醫師、很不淑女卻是全團開心果的淑女老師、與我非常麻吉的室友美華,和舊同事的大學同學秀芬等。此行在香港轉機,一開始班機便延誤(香港機場相當繁忙,尤其是在大陸各家航空公司加入後,誤點已成常態。建議盡量避開香港轉機),使得原本充裕的轉機變得非常急迫,抵達模里西斯也較預期時間晚1.5小時。
模里西斯位於印度洋西南方,面積不及新北市,但四面環海,有美麗的海灘和宜人的氣候,成為一個度假勝地。島上主要作物是甘蔗。我們參觀了「自然歷史博物館」,此館主要展示模里西斯的動植物標本以及已滅絕的特有種「嘟嘟鳥(DoDo)」骨骼標本。此外也參觀「皇家植物園」,除了觀賞各種熱帶植物外,也看到在溝渠洗澡或樹上鳴唱的紅耳鵯、啃食麵包的黑頭織雀與荷花池中的綠簑鷺等鳥兒。
隔天下午搭機前往馬達加斯加首府安塔那那利佛(Antananarivo, 簡稱塔那Tana)國須辦落地簽,但效率差,只見遊客大排長龍、萬頭鑽動,許久才辦好入境手續。地陪Gino已在機場久候,帶大家到機場外的貨幣兌換處換(Ariary, NT$1= Ar $80),再驅車前往市區旅館下榻。對島的第一印象是灰濛濛的天空,棄置滿地的垃圾,掛著塑膠袋的樹梢以及隨處焚燒的垃圾,看來國人民不太注重環境衛生。這裡是瘧疾疫區,旅館多有蚊帳設施,我們也得小心防蚊,並於出發前就開始服用抗瘧疾藥。
清早起來,旅館外的土造民房窗台開始冒出縷縷黑煙,原來國人民習慣在家裡燒柴火、備三餐,難怪家家戶戶都有一扇被煙燻黑的窗戶。馬達加斯加人祖先多來自非洲印尼。曾淪為法國殖民地的島生活飲食受其影響,因此街頭處處可見賣法式長棍麵包的小販,且物美價廉(一條不到台幣4)。路旁可見以瘤牛馱貨或頭頂置物的國人,大概從小就接受頂上功夫的訓練吧!和善的國人看見遊覽車經過,便不斷揮手打招呼,尤其是打著赤腳的孩童。但與斯里蘭卡人民相較,臉上笑容少了許多,或許他們的生活較困苦吧(最近新聞報導大批蝗蟲過境國首府塔那,可憐的農民生活更加艱辛)!偶爾有小孩或老婦伸手要錢,或者一擁而上、兜售紀念品,只要錢財不露白,還算安全。倒是可以考慮帶些文具或糖果、餅乾給當地的孩童。
馬達加斯加面積約為台灣16倍,人口卻與台灣相當,包含18個族群,各有不同的風俗習慣;例如、在私有地(即使是馬路邊)蓋家族墳墓(華麗程度可彰顯家族的經濟狀況),以單根手指指人、地、物被視為褻瀆的行為等,且不太喜歡讓人拍照(有團員在車上拍攝警察,遊覽車便被略帶醉意的警員攔下)。島上遍布紅土,平日耕作(13期,視地區而異),休耕時挖土製磚。該國地貌多樣,北部山區,中部高原,東部雨林,西部石灰岩地形,西南則為乾燥針刺林沙漠(相簿連結https://picasaweb.google.com/109967578885820449179/201409?noredirect=1)
本團團員多是拍鳥、賞鳥人士,因此在當地鳥導的帶領下,大隊人馬攜帶笨重的攝影器材,來回穿梭於泥濘不堪的雨林(東部)、舉步維艱的沙土或是佈滿針刺的疏林裡(西南部)尋找鳥蹤,備極辛苦。若不幸遇到拍鳥狂人則要敬而遠之,以免不小心擋到會被K頭及白眼對待。相較之下,在塔那郊區的水鳥保護區與西南邊的諾西費小島(Nosy Ve)觀賞各種水鳥及紅尾熱帶鳥就容易多了。原擬搭機至西北部的安卡拉凡茲卡(Ankarafantsika)國家公園欣賞豐富的生態(狐猴、變色龍及鳥類),怎知馬達加斯加航空搞烏龍(先是班機延遲,後於辦完登機及掛行李手續後突然宣佈停飛),讓我們不得不放棄這段精彩的行程,原先Gino預估此行至少看150種鳥的美夢也宣告破滅(最後統計只有105)。雖看到的鳥種不如預期,但觀賞到一些島特有種鳥(包括本氏擬鶉、馬島鬛鷹、馬島鵟、馬島隼、馬島斑鳩、灰頭牡丹鸚鵡、藍馬島鵑、鳳頭馬島鵑、綠頂馬島鵑、白眉鷹鴞、領夜鷹、地三寶鳥、長尾地三寶鳥、短腿地三寶鳥、馬島戴勝、馬島鶺鴒、馬島鵲鴝、岩鴝鶇、北雜鶯、黑鉤嘴鵙、白頭鉤嘴鵙、彎嘴鵙等),並與「紅尾熱帶鳥」近距離接觸,仍是令人興奮與難忘的回憶(相簿連結https://picasaweb.google.com/109967578885820449179/201410?noredirect=1)Nosy Ve搭船回Toliara途中,意外看到幾隻座頭鯨在海面浮沉,更令人雀躍不已!
馬達加斯加的生態資源非常多元,除了豐富的鳥況外,還有許多特化的動植物,包括狐猴、變色龍、青蛙、昆蟲(相簿連結https://picasaweb.google.com/109967578885820449179/201411?noredirect=1),以及猢猻樹(baobab)、象腳樹(elephant foot)(相簿連結https://picasaweb.google.com/109967578885820449179/201412?noredirect=1)。因此國正大力推展生態旅遊以提振其經濟;除了幾個國家公園外,還有私人經營的保護區。我們便是在Pereyras保留區觀賞各種變色龍、守宮等,但缺少了在野外不期而遇的驚喜感。由於國發展落後、效率低、交通住宿安排變數大,加上雨林的破壞,當地鳥獸畏懼人類(可能是飽受干擾吧?),不禁令人擔心該國生態旅遊是否能永續經營。
地處南半球的馬達加斯加八月是冬季,早晚溫差大,加上水土不服或飲食不潔,因此陸續有人感冒或腸胃不適,我這老嫗也不能倖免,旅程結束時體重下降,只好自我調侃是「腹瀉減肥法」。境內公共建設落後,道路崎嶇不平,西南部更是沙漠地形,開車辛苦、坐車也很累,幸好司機先生技術佳,團員也多能體諒會暈車的郁芸和我(本團最年輕與最年長的女人),讓我們坐前面,未參與輪調(座位)18天的行程一眨眼便過去,大夥兒歸心似箭,總算平安回到家。

後記:對生態旅遊者來說,馬達加斯加並不適合完全自助,也不宜參加人數超過9人的旅行團。建議仿效歐美人士的作法,找屬性相同的三五好友組一小團,與當地旅行社接洽安排行程,租輛小巴,請當地導遊,並對行程保持一些彈性較佳。

3 則留言:

JJ 提到...

您又完成了一件壯舉,真好!雖然是同一個旅行社辦的同性質旅遊團(甚至是同一個領隊),但這回東非的經驗就不如去斯里蘭卡那趟來得順暢愉悅,只能說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度未能盡如人意吧。此外還有個可能,就是由於廣告及電視節目提供一面倒的資訊,旅人們在出發前已對馬達加斯加有個「世外桃源兼生態天堂」的預期,臨場的不如意就分外令人遺憾了。這代表著在出發前此行的本益比(或本夢比?)已太高了,所以事後有些遺憾就在所難免。不過比諸同一時期西非遭受伊波拉病毒肆虐、國內外航機失事、高雄發生驚人氣爆,平安回家就該感恩再感恩了,更何況還帶回了這麼多令人驚羨的照片及故事呢!

Grace 提到...

是啊!我還是很感恩啦!只是忠實反映實際狀況,希望除了自己做個紀錄外,也可提供親友一些參考吧!

蔡錦福 提到...

還是很羨慕你!想去的地方很多,所以只能排序慢慢安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