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5日 星期一

東非肯亞獵遊記(Game Drive in Kenya)

多年前看過電影「遠離非洲」後,便嚮往到壯闊的非洲大草原一遊,今年寒假終於得以一償宿願。一月二十四日下午從高雄小港機場出發,在香港與領隊先生等人會合後轉肯亞航空班機,於次日清晨抵達肯亞的首都奈羅比(Nairobi),辦好落地簽證後,久候於機場外的兩輛獵遊小巴士便將我們載往安伯色利(Amboseli)國家公園,開始令人驚喜的獵遊之旅。
肯亞位於東非赤道附近,非洲大裂谷貫穿其間,形成多樣的地貌。人口將近四千萬,由許多族群的人們所組成,最著名的少數民族是住在馬賽大草原並保有傳統生活的馬賽人。官方語言是英文,但大部分人講史瓦希利語(Swahili)。除了農業及礦產外,觀光資源也相當豐富,每年吸引許多觀光客前來欣賞特殊的地理景觀及觀賞野生動物。
先生與獵遊司機Jackson先生的安排及解說下,我們獵遊了下列幾個國家公園與保護區:安伯色利, 奈羅比, 薩布魯(Samburu), 納庫魯湖(Lake Nakuru), 波格里亞湖(Lake Bogoria), 納依瓦沙湖(Lake Naivasha)馬賽馬拉(Masai Mara)。由於肯亞道路大多未鋪柏油,路途顛簸,車子一過便塵土飛揚,每天弄得灰頭土臉,大家仍甘之如飴,因為一路上的原野風光令人心曠神怡,又能與長頸鹿、大象、斑馬及各種羚羊不期而遇是多麼令人興奮的事!牠們或漫步於刺槐間,或奔馳於草原上,看來逍遙自在。對動物來說,家園並無人為設定的邊界,有人戲稱「國家公園外的動物比公園內的還多」,這是很有可能的。最讓大家驚喜的不外是看到大貓(獅子、獵豹與花豹),在獵遊司機們敏銳的眼光下,大貓無所遁形。若有人發現大貓的蹤影,便立即以無線電通知其他司機,只見公園內的獵遊巴士均朝同一目標飛奔而去,煞是有趣。我們很幸運地看到貪睡的公獅、過馬路的獅群(兩、三隻母獅帶著一群小獅)與象群(最大的一群約有八十隻左右)、溪邊的鬣狗、跑步時尾巴豎起像旗杆的疣豬、喝水及打架的斑馬、草叢裡的獵豹、以及樹上的花豹與牠的獵物。也見識到野生動物母愛的偉大:例如將小象圍在象群中央小心呵護的母象,著急地伸出前肢搭救調皮落水小獅的母獅,以及在花豹掠食小長頸鹿的樹下徘徊、久久不忍離去的長頸鹿媽媽,幕幕都是動人的畫面。
我們在肯亞看到的羚羊不下十種;有體臭且屁股一圈白毛的水羚、臉似馬的牛羚、尾部有"m"字型花紋的飛羚、喜站在高地宣示領域且有黑臉及半邊青臀的黑面狷羚、白臀高至尾巴上方且向兩側突出的葛氏瞪羚、身體兩側有黑色帶狀毛皮的湯氏瞪羚、身上有白細條紋的大扭角條紋羚、有黑白相間國劇臉譜及長劍型角的劍羚、長脖子大耳與三角臉的長頸羚、小巧可愛的犬羚等等。其它體型較小的動物則有尾巴很長的長尾猴、愁眉苦臉的黑白疣猴、會搶食物的狒狒、可愛的斑獛及岩蹄兔等。肯亞的鳥況甚佳,除了在納庫魯湖與波格里亞湖有成千上萬隻的紅鶴外,處處可見織巢鳥,還有各種水鳥、灰冠鶴、棕鷹、魚鷹、貓頭鷹、禿鸛、犀鳥、翠鳥與造形奇特的秘書鳥等等,令人驚豔不已。
此行非洲先生與年輕有為的醫師以專業級相機捕捉到許多精采的鏡頭,讓持有傻瓜相機的我羨慕不已。還好他們很慷慨地與大家分享相片,讓我們也能留下難得的紀錄與回憶。二度造訪非洲並深具語言天份的醫師以流利的史瓦希利語點餐則令人刮目相看。同行的豬頭先生一家三口有趣的互動與小姐母女情深都為此行增色不少。
Jambo, Kenya」!揮別肯亞,這趟驚奇的safari便告一段落。只是在「上車看動物,下車吃飯、睡覺」的舒適旅程中體重悄悄地上升,回到家裡得開始執行減重的計畫了。
後記:肯亞是黃熱病、瘧疾與霍亂的疫區,建議出發前兩週看旅遊門診,打疫苗及服抗瘧疾藥物。在肯亞注意飲食,切勿生食,且只喝瓶裝或罐裝飲料及礦泉水。

相簿連結
https://picasaweb.google.com/109967578885820449179/201002
https://picasaweb.google.com/109967578885820449179/201003
https://picasaweb.google.com/109967578885820449179/201004

2 則留言:

Ming-Shaung 提到...

陳教授您的遊記寫得真好,讀後都想去非洲享受野獵的樂趣.部落格版面優雅分類很別致
msju2004

Grace 提到...

朱教授:
謝謝您的美言。您改版後的成大南部校友合唱團版面設計更有質感。謝謝您為合唱團的付出。

洵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