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4日 星期四

探戈的故鄉─阿根廷

外子有個機會到阿根廷開會,雖然路途遙遠,且所費不貲,愛趴趴走的我當然跟定他了。
阿根廷的簽證取得不易,需有當地保人、旅館確認函、不動產證明,或工作單位出具之工作證明及保證書、大會邀請函等,才能順利取得簽證(開會簽證15天,觀光簽證則有45)。對於阿根廷如此的對待我們頗不是滋味,難道我們會放著這邊舒適的生活不過,到那失業率頗高的阿國加入「流浪者之家」?

辦好簽證,便風塵僕僕地從小港機場飛到東京轉機至紐約,再轉到阿國首府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整整飛了兩天,大感吃不消。幸好位於南半球的阿根廷正值氣候宜人的初夏,風和日麗,稍解不適。

阿根廷為南美洲第二大國,位於南半球的最南端,幅員廣大,南北距離約三千七百公里,人口三千八百多萬,大多是西班牙或義大利後裔,因此沿襲著先人的生活習慣,例如晚上九點以後才用晚餐,生活步調悠閒緩慢。主要的語文為西班牙文。使用之貨幣為披索(Peso),一美金約可兌換3. 5披索,部份商家也可使用美金現鈔。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西班牙語的意思是「清新的空氣」)被認為是南美洲的巴黎,有著最寬廣的街道─七月九日大街(Av. 9 de Julio),古老的建築,現代化的商業街,以及賣手工藝品的週末市集。聞名於世的探戈舞(Tango)起源於港口區La Boca的小酒館。漆上五顏六色的商店、人偶及Caminito露天藝術品市集吸引著大批的觀光客,也是扒手活躍的地區。Puerto Madero區河道兩旁舊船塢倉庫改建的餐廳、咖啡店林立,號稱全市最好吃(也最貴)的牛排館Cabana Las Lilas就坐落於此。阿國的牛肉舉世聞名,多汁且無羶腥味,碳烤(asado or parrilla)後更是令人垂涎,難怪阿國牛肉消耗量驚人。貪吃的我迫不及待地拉著外子到這家著名的餐廳大快朵頤,當我們看到價目表不免心驚,但既來之則安之。由於我們年近一甲子,食量有限,又怕荷包大失血,便合點一份價位較高(95披索)的烤牛肩肉(lomo)及招牌沙拉(house salad)。等我們坐定,侍者不待徵詢我們的意見便送上麵包及各式開胃菜,麵包是不另計價,但開胃菜每人21披索,我們便請侍者將開胃菜收回,難怪他後來懶得搭理我們。該餐廳的特調醬汁很棒,使美味加分,有一種小麵包也相當香甜可口,可惜我們的主菜─牛肉─烤得有點老(雖然我們點的是medium rare)。後來我們也在路邊攤享用庶民美食─烤牛肉三明治(只要9披索),既經濟又美味,是來到阿國必嚐的美食,至於配料(洋蔥蕃茄、泡菜等)則視個人喜好而加,我不知是吃了不乾淨的泡菜或是水土不服,回來前一天上吐下瀉,只好守在旅館內。除了牛肉之外,還有肉餡餅(empanadas)Quilmes啤酒及馬黛茶(Mate)均不容錯過。

大部分的阿國人相當熱情,即使英語不太靈光,仍很熱心地幫觀光客指引迷津,不似土耳其人的害羞躲閃。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市公車很方便,但須先瞭解其路線,票價1.1披索起,依路程遠近而異,但至多1.25披索。若不熟悉公車路線,可搭黃黑色的計程車(taxi)。計程車無夜間加價,但要注意是否有跳錶,少數不肖的計程車司機會故意繞道欺騙觀光客。國際機場往返市區則建議搭remise(單趟100披索)。阿國人開車喜超速及變換車道,車禍死亡率居全球之冠,因此過馬路要非常小心。近來經濟不景氣,許多遊民露宿騎樓或公園,街道髒亂,動物園外牆的人行道上黃金遍地,一不小心便會踩到狗屎。抽菸人口也相當多,街道瀰漫著菸味,似乎與該市的市名原意(清新的空氣)相左。這些年來治安惡化,遊客衣著應儘量樸實,並注意自身的安全。

其實我們在布宜諾斯艾利斯最喜歡做的一件事是到大西洋岸邊的自然生態保護區賞鳥及觀賞動植物,這也是當地單車騎士及慢跑者的天堂。除了各種鳥類外,我們也與出來覓食的土撥鼠及身長超過兩呎的大蜥蜴不期而遇,驚喜萬分。

因時間有限,我們僅能選擇一處旅遊。地球暖化造成冰川日益縮減,恐日後無緣再見壯闊的大冰河景象,因此便決定搭機前往位於阿國南部PatagoniaEl Calafate,參觀已列入世界遺產的大冰河國家公園(Los Glaciares National Park)。我們運氣很好,天氣晴朗,視野遼闊。第一天搭觀光船遊阿根廷湖,它是一個冰川湖,接納來自南安地斯山多條冰河的冰流和冰塊。巨大的冰川緩緩向前移動,在前端形成造型奇特的冰牆,高達數十米。崩落的冰塊相互撞擊,最後匯流到阿根廷湖,形成千姿百態的流冰雕塑(iceberg)。湖畔雪峰環繞,景色怡人,觀光船帶領我們深入各具風采的UpsalaOnelliSpegazzini,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讓人折服。第二天搭巴士進入Perito Moreno大冰河公園區,與寬約五公里的大冰河直接面對面,只聽到冰川內部冰塊撞擊或掉落的聲音,時而像鞭炮聲,時而像打雷聲。大家緊盯著眼前的冰牆,希望親眼目睹冰牆崩落,感受一下大自然無比的力量。在漫長的等待中,偶有一些小冰塊像落石般地滾落水中。正打算放棄時,忽然看到一支大冰柱緩緩傾斜,最後轟然倒下,濺起巨大的波濤,並產生一連串的漣漪,在大家驚呼聲中結束這趟冰河之旅。El Calafate(註:Calafate為一種植物名)是個因冰河觀光業而興起的小鎮,鎮上只有一條主要道路,除了餐廳及商店外,路旁還有裴隆與艾薇塔(Evita)的雕像,另有一個紅鶴(Flamingo)的生態保護區(Laguna Nimez),除了近百隻的紅鶴外,還有雁鴨及其他鳥類。若有機會到此一遊,建議安排兩天半的行程;第一天下午飛抵El Calafate,傍晚租輛單車到湖邊賞鳥,第二天搭船遊湖、看冰河與流冰,第三天早點出發至Perito Moreno Glacier,傍晚搭機返回首府。
會議結束後,我們收拾行囊奔向歸程。當飛機起飛時,望著地面,心中默唸著「Chao, Argentina!

後記:從台灣經美國轉機到南美洲旅遊,單程即需兩整天,對於年長者或體力欠佳者是一大挑戰,最好能分段,亦即先到北美洲停留數天,再轉往南美洲 (注意:在美轉機,即使不停留,仍需入境、領取託運行李,再次出境轉機。也就是說,一定要持有美國簽證)。由於在東京的轉機時間很長,心想幸好有priority pass可用。怎知東京成田機場的lounge不在出境大廳,需入境日本才能使用,經機場工作人員的熱心協助,辦好入境日本手續(持中華民國護照免簽證)才得以進入該休息室,結果該lounge的設施令人大失所望,沒有網路也沒有電視,只能喝茶或咖啡,生啤酒限量一瓶,頗不值得。建議出國前先查清楚各機場priority pass的貴賓室地點及設施再決定是否使用。阿根廷除了冰河公園外,喜愛大自然的旅人還可考慮到伊瓜蘇瀑布,或到Valdés半島看海洋動物(海獅、海象、企鵝等)及賞鳥。若對拉丁美洲傳奇的革命英雄切‧格瓦拉(著有「摩托車日記」)感興趣,則可到其出生地及生長地緬懷一番。當然,若你對Tango情有獨鍾,布宜諾斯艾利斯絕對是你的首選。

(相關相簿請連結https://picasaweb.google.com/109967578885820449179/2009Argentina)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