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0日 星期二

被風追著跑的司馬庫斯行

公公今年六月過百歲生日,我們送他的禮物是「司馬庫斯」及尖石鄉泡湯二日遊。本來計畫於六月底拜訪此號稱是「上帝的部落」的泰雅族村落,不巧遇到米雷颱風來襲,只好改至八月底。誰知行前又冒出南瑪都颱風,因颱風前夕天氣狀況還好,我們便趕在颱風來臨前兌現這張支票(rain check)

週六一大早搭早班高鐵至新竹站,接駁車已在車站外等我們。因擔心下午天候變差,司機一路急駛,經內灣尖石鄉的錦屏大橋,先將兩位搭便車(因遲到未趕上他們接駁車)的年輕小姐們放下,便直驅司馬庫斯。從錦屏村司馬庫斯須繞過好幾個山頭,山路狹窄且曲折,只有中巴以下且馬力足的車才能上山。過了錦屏大橋,便可看到佇立在峭壁上的泰雅勇士雕像。經過那羅抵達宇老稍事休息,司機先生抽根菸,我們則在派出所旁的觀景台欣賞尖石鄉前、後山分界的美麗景緻,此處為風口,一陣陣風吹來還頗有涼意。經過田埔,來到秀巒檢查哨辦理入山證,繼續朝我們的目的地司馬庫斯前進。一路上山巒層疊、溪水淙淙,蟬鳴鳥叫,呼吸著清新的空氣,令人心曠神怡。過了紫色的司馬庫斯大橋,繼續前行約十六公里便可抵達深隱在山區、雲霧裊繞的黑色部落(台灣最晚供電的地區)司馬庫斯
約十一點抵達部落,帶著餐盒前往巨木區的登山口,老伴陪著公公沿著步道緩緩健行,小犬則陪他老媽大步邁向巨木區。部份路面有些濕滑,但還算平緩易行,先經過一大片桂竹林,來到獵人冷藏獵物的天然冰箱「味道溪」。沿途只見一早出發的遊客折返,心裡發毛,很擔心我們母子會被可能到來的風雨困在山區,因此被兒子嫌腿短的我健步如飛,趕上前面同方向的登山客才將心中的石塊放下。當走到「碎石坡」,眼前豁然開朗,層巒疊峰與山谷溪流的美景令人不想離去。繼續前行至以檜木打造的「觀景廁所」,離神木區就不遠了。「神木區」距離部落約五公里,除了巨木外,還有茂密的蕨類、清澈的溪流與小瀑。沿著規劃良好的步道親近這片檜木原始林,享受森林浴帶來的舒暢感。在此用過餐盒後,便立即折返,午後的陽光讓四周的美景更加燦爛。因天候難料,我們快步走回登山口,與公公、老伴會合,再回部落社區逛逛。下午四點下山時開始飄著毛毛細雨,我們都說公公是個福星,老天爺特別幫忙,讓我們能趕在颱風前夕完成這趟旅程。
回程途中在青蛙石休息,只見溪谷中有一狀似青蛙的巨石聳立於溪中。司機先生抽完菸後,我們便前往錦屏村下榻的溫泉旅店泡湯、休息。翌日清晨,老伴與我沿著錦屏溪漫步,忽見兩道霓虹出現在眼前,一會兒霓不見,只剩七彩分明的「虹」高懸於天際。走到溪畔,看見有人在護漁的溪流違法釣魚,溪谷人煙所至之處垃圾滿地,令人痛心。此時忽然接到檢查哨警察打來電話,詢問我們是否還在司馬庫斯,知道我們已下山便感安心,盡責的態度令人感佩。返回旅館吃早餐,再到大眾池做SPA,退房並用過午餐後,搭接駁車到新竹高鐵站搭車返家,中途於內灣買些野薑花粽與芋粿,儲備颱風天的糧食。
後記:司馬庫斯是個位於尖石鄉後山、交通不便的泰雅部落,因巨木群的發現及道路的開發才引來許多遊客到此一睹部落的風采。大部分居民以共同經營的方式從事農業與觀光業,主要的農作物是水蜜桃及甜柿。春天的花、秋天的楓、夏季的水果及冬季的雪是吸引觀光客的四季美景。目前部落裡有些民宿,但較簡陋,若能改善住宿的問題,當可吸引更多的遊客佇留。來此不妨考慮將內灣尖石鄉併入行程,安排三天兩夜的旅遊;建議第一天中午前至司馬庫斯,下午到瀑布或生態園區走走,逛逛部落,夜宿司馬庫斯。隔天上午到巨木區健行,中午告別司馬庫斯後,到尖石鄉前山找個溫泉飯店泡湯、休息。第三天回程順遊內灣,就是個不錯的旅遊安排。

相簿連結
https://picasaweb.google.com/109967578885820449179/20110827

3 則留言:

JJ 提到...

怎麼不見「溫泉餐」的特寫?還是自家的麵疙瘩最優吧!

Grace 提到...

套裝行程所附的餐點常常是不盡人意。號稱「泰雅風味餐」竟是溼答答且塗滿了沙拉醬的過貓、一鍋烏漆媽黑的豬腳湯、味道像鹽酥雞的炸雞以及吃不出刺蔥味的刺蔥煎蛋,只有炒山豬肉還像個樣。早餐則有一道由前天的剩飯剩菜所煮成帶酸味的稀飯。真是不懂得「永續經營」之道啊!

Grace 提到...

補充說明:這次旅遊我們住在錦屏村的溫泉旅館,並不是住在司馬庫斯,以上所說的餐點是溫泉旅館所提供的。